贪欲应该是随着货币的出现而逐渐根植于人性之中。以物易物的远古时代,缺少什么就拿多余的物件去换,这里的“多余”是一个猜想,至少不应该是足以影响到自己生存的物件,同时他也不一定是等价交换,有可能是一根“骨针”换一把“石榔头”。在没有货币这个中间媒介的情况下,追求的就不在是“多多益善”,而是“各取所需”,所以多出来一件或者两件对自己来说可能就是累赘了。大家都在焦急中寻找可以与自己交换的对象,能换来一口锅今天就可以造饭,换不来肚子就要挨饿。追求不一样,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