贪欲应该是随着货币的出现而逐渐根植于人性之中。以物易物的远古时代,缺少什么就拿多余的物件去换,这里的“多余”是一个猜想,至少不应该是足以影响到自己生存的物件,同时他也不一定是等价交换,有可能是一根“骨针”换一把“石榔头”。在没有货币这个中间媒介的情况下,追求的就不在是“多多益善”,而是“各取所需”,所以多出来一件或者两件对自己来说可能就是累赘了。大家都在焦急中寻找可以与自己交换的对象,能换来一口锅今天就可以造饭,换不来肚子就要挨饿。追求不一样,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。

人类始终在进步,身体进化的同时,心眼也在慢慢的变多。某天一个心眼比较多的小伙子/小姑娘觉的这不是一个长久之际,因为他/她觉的这种以物易物的方式不公平,不能体现物的“价值”,而且不一定同时存在恰到好处的需求对象。牛二跑了20公里抓的两只兔子只换来小芳和男朋友约会时随手摘的一斤野果,牛二和小芳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,自没有话说,小伙子/小姑娘看在眼里觉的牛二是个缺货。当黑旋风要拿两根“棒槌”换需两只兔子的时候,小芳觉她需要一对耳环,以便下次和男朋友约会时觉的自己漂亮。

要解决上面的两个问题就要想办法,怎么办呢?小伙子/小姑娘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在某个星空灿烂的夜晚,发现经常散步的河边有很多五彩斑斓的贝壳。小伙子/小姑娘豁然开朗,用这些漂亮的贝壳当中间媒介!小伙子/小姑娘很兴奋的联系了几个部落的族长探讨这个问题,族长们觉的这是个好办法,于是“货币”出现了!(货币的雏形没有研究过,也没有去翻看关于这方面的史料,全凭自己的想当然叙述,有离谱的地方多指点!)

到这个阶段就不单单是需求的问题了,拥有更多的贝壳意味着会有更多的物品,是否必须就不再考虑。贝壳的出现让人类的思维模式有了很大的改变,追求开始变得“单一”起来。过去牛二一天需要跑20公里抓两只兔子就可以有一斤野果吃,现在同样跑二十公里抓住两只兔子却可以换来10只贝壳,不仅可以买上2斤野果还可以买两把骨刀,得到的东西多了这个“结果”,催生牛二有更多的动力去抓住更多的兔子换来更多的贝壳,就可以给小红买件头饰,在夕阳下一块吃野果,把家里修缮一些。想法开始改变了,以物易物的目的明确而单一,但是获取更多的贝壳给了牛二等一系列的无限可能,贪欲就在这种条件下慢慢的根植于人性之中,同时劳动创造财富这一关观念也紧随其后。

标签: 货币, 欲望

评论要精彩